要成为罗特希尔德!

我死了谁也不会来哭我。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zhongjunzuo?v=1&event=0

1个求助

那、那个!我有一个中篇西幻小说想登在小说绘或者类似杂志上,目前还没写完,有没有投稿过实体刊物或者认识编辑的或者有类似经验的朋友可以给我一些指导……555555 ​​​

2018-11-07

【2018.10】巧克力喷泉(三)

三、


自从入秋,我和男人见面的频率就不得不增多了。我花了更多的钱在秋装上。于是,我的手臂也更加地增添了伤口。用裁纸刀灵巧地划开皮肤,照着漂亮的美妆博主们试色新的唇膏那样,整齐地让血迹在皮肤上排列,深深浅浅,我甚至有意控制伤口的长度和力度,以便于它们看上去更加规则而美丽,像是用柔软的唇膏头子涂上去的而不是用刀子划的。那是少女留下的一抹吻,散发着血的香气。

起初我有意把我自残的事瞒着殷满春,但我已预料到这是瞒不过的。最开始的几次,殷满春哭了,窄窄的、像是半弯月亮一样的肩膀可怜地耸动,我密集的伤口把她吓坏了。她用纤瘦的、生茧的手指抚摸我的伤疤,她的眼泪和粗糙的手指皮肤给那些发红的...

2018-10-22

【群魔】绣球花

丧也丧够了,发点东西。

献给鱼桑。感谢您对我的好意。感谢您的十字架和陀的头像。也祝您好。

是很拙劣的内容,勉强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万望不弃。

CP勉强算是斯捷潘和斯塔夫罗金。按照鱼桑的要求尽量控制在两千字左右。

那是尼古拉·弗谢沃洛多维奇进入高等法政学校之前一个夏天发生的事,也就是说,是他十四岁时的往事。彼时他已长成一名文静而忧郁的少年,有些神经质,脸色苍白,好沉思,不过总体来说看上去还算健康正常。日后在他的精神上引起疯狂的某些因素,这时还只是隐约存在于他的思维里,偶尔刺痛他一下,像河里浮尸的衣服,随着水流波动不时在水面上招摇那样。

他几乎没有犯下过什么罪恶,作为一名内向...

2018-10-08

写给知名不具者,或许无法被传达到的信

我知道写这样的一封信叫人讨厌。所以吃了一颗药才开始写,只有一颗,大概不会太过分,只是给我勇气面对更糟糕的结果而已。毕竟之前我努力想使您不讨厌我,好像也没有起到作用,我那次拼命的解释发生在我吃了两颗安眠药的那个晚上,给您和您的小天使(请原谅私下里我是这样称呼她的)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感到非常抱歉。而且我对于您爱我这件事的自信,也让我和她辩论了起来,我一气之下,加上药物的催化,向她发送了可以视为隐私的截图作为证据。这实在是我无可宽恕的罪过,我甚至不敢去请求原谅,因为我第一次向她道歉的时候就被她删好友了。这么多天来,我因为这两件事日夜不安,哭了很多很多回。我不是什么偏执狂,我只是想挽回我和您的关系。...

2018-10-08

结果我读过最多次的你的作品。是你写给我的绝交信。
结果你写给我的唯一一封信是绝交信。

2018-10-05

想见你,想和你说话。
但是,不想再被你讨厌了。不想再被自己讨厌了。
哭得累到睡过去,醒来继续哭。
想见你。想见你。声音,文字,不管是什么,想得到你的消息。
想被宽恕。

2018-10-05

——“救救我”。救救深渊中的我吧。作为回报,拿走这颗不值一提的心。
但深渊中的心,谁会要呢。

2018-10-05

哭得停不下来。
原来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既没有爱,也没有希望,不会有安慰,也不会有幸福。只有周而复始的绝望,只有伤害、痛苦和疑虑。原来这就是名为永红的可悲又可厌的人生。这就是那漆黑的深渊本身。这就是扭曲和阴郁的怪物。这就是一眼可以望见尽头的未来。

2018-10-05

抱歉。但我不想再活下去了。我厌倦这样的人生了。

2018-10-05
1 / 24

© 要成为罗特希尔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