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为罗特希尔德!

我死了谁也不会来哭我。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zhongjunzuo?v=1&event=0

年度写手总结20问(。

跟风。装模作样搞一搞,以示一年没白过(其实确实白过了)。
问卷源自林朵太太。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十来年了吧有。具体不记得了。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

不存在的,我习惯写完再发,一篇没写完一般也不会再写其他的。坑的话,有狐狸那篇,学长学弟那篇,还有个新写的百合,还有去年的大坑何须魂梦觅瀛洲没有填完。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改了酒葬,瀛洲没填完,对不起,但是只要我没凉这个肯定会填完的,所有剧情我都想好了,设定也都准备好了。至于其他的,随缘。总之都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害我。(跳楼)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不仅不痛还觉得自己是业界良心。快表扬我。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没特别满意的,特地翻了一圈,觉得都说不上。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我都很不满意!!!!!!才华配不上野心就是这样!!!!

07 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不死之烟》。秦始皇x燕丹那篇,201热度。无他,你们秦始皇太火了,羡慕。

08 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

每一位读者我的印象都很深刻,我不会忘的。虽然记性不好,但是关于这些我倒是总记得清楚。每一个喜欢每一个推荐每一个评论我都会看。我不太会说话,因为性格原因,也有点害怕和别人交流,更多的是喜欢自言自语,可能有时候不会回复大家的话,但是正因如此我格外感激那些一直支持我的人。希望来年也能够看到你们。

印象最深的是颜俨太太,她是我非常喜欢并且羡慕的作者,不是羡慕别的,是羡慕她的那种灵气,那是活的东西。她给我写文评我真的很高兴,也没有想到,我自惭形秽。

还有就是紫藤太太,也给了我很多鼓励,您很温柔,我很喜欢您,也很喜欢韦太太。

还有小志,不过她和我认识很久了,今年这个限定好像不太适合,小志是非常用心的读者,这些年也一直鼓励我。希望她以后也好好的,生活顺利。然后大家还能一起玩。

09 这一年有没有什么读者留言令你开心的原地爆炸?

小作者每条评论都很开心……但是最开心的当然还是颜俨太太的长评……呜呜……

10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太多了。得到C太太的赠礼是最开心的。认识陀群的大家也很开心。能够认识琳琅锦太太更是荣幸了……写作本身就很开心。

11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悲伤的事是什么?

就是为了逃避悲苦才写作,写作都悲伤的话那不如不写。
哦对了写得烂算吗。(被揍)

12 这一年你是否因写作而结识了新的好友?

陀群的大家啊!还有地下船长太太hhhhhhh!太太神出鬼没!

13 这一年你为了写作而主动学习了哪些新东西?

我啥也不学!(罗戈任腔)

14 这一年你的文是否有收到过画手配图?

来吸太太!!!!画手是瑰宝!!!(尖叫)

15 如果有可能,你最希望能合作的画手是哪一位?

有画手合作就不错了谁还挑三拣四!这年头画手泡写手多么容易!(并无人泡)

16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提升最多?

写……写黄文???(

17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的缺陷最需弥补?

全是缺陷,大概没救了(。)

18 能不能贴一段自己这一年写的最棒的文章段落?

我没有觉得很棒的……呜呜……我选不出来……这种题好残忍……

既然如此……我就随便贴一段……栾书弑君那个……

“你这是弒君!你们这是弑君!栾书!你会有灾祸的!你大祸临头了!”

随后,他被人们从坐席上拖了起来,他只顾叫喊着,试图唤起这些人们的羞耻心,但一根结实又宽大的白绫缠绕上了他的脖子,他就不叫了。这白绫也是冷冰冰的,质地厚重,带着一股存放许久的布料特有的气味。当晋侯刚被这根白绫紧紧地勒住的时候,他就觉得他要窒息了,可他到底还没有窒息,他的肺部尚有空气,这让他不至于立刻死去。恐怖窒息了他的神智,他的身体还在拼命地寻求生存。他用两手抓住缠在脖子上的布料,身子拼命地扭动踢蹬,人们马上拿开他的两手,把他的胳膊使劲压到身后去。一个人站在他身子的左边较远的地方,另一个人站在右边,手里拿着白绫的一端,往相反的方向同时拉扯。白绫绷直了横亘在屋内,房间里充斥着惨白鲜明的颜色,冬天宰杀祭祀的牺牲时,也会出现这样类似的场景……晋侯混乱的脑袋里突地想起这一桩无关紧要的事情。是的,他幼年时亲眼见过,现在已是冬天,马上又要到新年,又要举行祭祀了……
   
他嗡嗡乱响的耳朵捕捉到了很轻的一声,原来是栾书在他身边跪了下来,栾书的手指微微向下,抚触着濒死之人涨得紫红的面庞。晋侯痛恨地瞧着栾书,布满血丝的眼睛快要从眼眶脱落出来。
  
栾书没有选择划开他的喉咙,是为了留给他一个全尸,况且这样会明显地被人看出弑君的行为。没有选择毒药也是一样,毒药的效用会在尸体上一览无余地呈现。但栾书替他做出的选择又偏偏是最痛苦的一种方法,栾书看着他如何在痛苦的挣扎中终结性命,他嘲讽他求生的本能,他讥笑他昏庸无道却还贪恋最终一刻的生存。
  
“国君是担心会不好看么?”栾书善解人意地说:“我们会在洗尸的时候,在殓礼上,为您好好修饰一番,即使您在黄泉下,见到您熟识的那些少年,也不会使您失去往常的威严……”
  
后面的话,晋侯听不见了,他张大嘴,发出混乱、凄厉的、却又显得有些可笑的惨声。这声音断断续续地响了好一会儿,之后再也没有声音了。他瞪视着的眼睛失去了光彩,抽搐的肢体软软地垂下,仿佛散了架似的滚在一边,人们放开了手,把白绫从他脖子上解下来。他的喉咙里涌出血沫,等到血沫消失,这具躯体便彻底安静了,晋侯身上没有了任何动静。
  
“先入殓,尽快下葬了,最好隐蔽些。”栾书最后朝他看了一眼,疲惫又平静地说。他对杀死了晋侯唯有这么一句话可说。

19 有什么话想对这一年的自己说吗?

你怎么还没死啊!!!!你又多活了一年!!你好可怜!!!

20 新的一年,对自己在写作方面有设立什么小目标吗?

谁要设什么目标啊!干嘛在这种事上也对自己提要求!我不要!我只是来图开心的!我要随心所欲随波逐流!万万不可庸人自扰!
好吧,其实还是有的,写完瀛洲吧。这个真的要写完了不然三年了……

评论 ( 27 )
热度 ( 34 )

© 要成为罗特希尔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