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为罗特希尔德!

我死了谁也不会来哭我。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zhongjunzuo?v=1&event=0

写给知名不具者,或许无法被传达到的信

我知道写这样的一封信叫人讨厌。所以吃了一颗药才开始写,只有一颗,大概不会太过分,只是给我勇气面对更糟糕的结果而已。毕竟之前我努力想使您不讨厌我,好像也没有起到作用,我那次拼命的解释发生在我吃了两颗安眠药的那个晚上,给您和您的小天使(请原谅私下里我是这样称呼她的)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感到非常抱歉。而且我对于您爱我这件事的自信,也让我和她辩论了起来,我一气之下,加上药物的催化,向她发送了可以视为隐私的截图作为证据。这实在是我无可宽恕的罪过,我甚至不敢去请求原谅,因为我第一次向她道歉的时候就被她删好友了。这么多天来,我因为这两件事日夜不安,哭了很多很多回。我不是什么偏执狂,我只是想挽回我和您的关系。也想挽回和您那位小天使的关系。
我对她不好,我知道,可是我吃的安眠药太多了,我那时的理智是很奇怪的。希望她不要认为这是我对她本人有恶意。我骚扰您的时候,吃了四颗安眠药,给您打了很多个电话的那个晚上,吃了少说有三颗,这半个月我过得生不如死,具体情况懒得仔细算,现在是八号,十月份一整个月的安眠药已经被我吃得只剩两颗了。
我爱您。非常热烈地,非常深切地爱您,仰慕着您。我爱您的亲密温柔 ,也爱您的庄重肃穆,爱您认真、积极又努力,爱您有时的巧慧狡狯,也爱我们共度的那些时光,和现在看来全然是虚幻而已的想象中的未来。我作为恨世者爱上了您,想到世间有您还爱着我,便不再妒恨了,我便从地狱的火中稍稍松一口气。即使您不爱我,您用亲密的态度对待我,用悦耳之声鼓励我,那也是很足以给我抚慰的,至少我会在嫉恨别人之前,先想到您。这样的道理我不是不懂,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做您的朋友呢?即使那对我来说是痛苦的,因为我爱着您啊,我该怎么压制我不由自主的爱的表白,又该怎么控制我那可怕的嫉妒心呢?说到底,我不愿意做您的朋友,不是不重视您的感情,而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但现在,为了您我愿意相信这一切都会有办法。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希望能成为您的朋友。
即使做不成朋友也无所谓,我本来的愿望就是,只要做个可以偶尔说说话的普通网友就满足了。给我一点您的消息,哪怕只言片语也行,不要对我唯恐避之不及,当我是可怕的纠缠的怪物,普通的往来着,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过去,您对我的感情,我也感受到了,那是非常甜美的温情,我如今一想到就忍不住泪湿眼眶。拥有您的温情对我来说是多么快乐的事情,现在我失去了,于是感到十倍的痛苦,我忍受了这么多天,哭泣了这么多天,终于再也无法忍受,我不想被您讨厌,完全不想,请不要再不允许我接近您了。我知道我使您发了火,但我说的完全只是气话,是我这个人的疑心和卑鄙发作了,这我在之前已经拜托您的小诗人和您解释过。我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取得您的原谅。如果这还有可能,请您告诉我方法。
                                                   
                                                                 永红

评论 ( 7 )
热度 ( 18 )

© 要成为罗特希尔德! | Powered by LOFTER